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2009-02-17 11:36:00|  分类: 东南亚,泰国,大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本名Lei,姓Winters,来自于荷兰阿姆斯特丹。

 

老雷今年65岁,翻开他的人生履历,根本就是不靠谱人生成长史,甚而有一些些传奇的色彩。只是,老雷压根儿不在乎旁人的眼神,最重要的是,他认为自己的人生相当点儿正,相当有看头。

 

在老雷还是小雷的时候,他有了第一任老婆,并且有了一个女儿。在女儿四岁多的时候,小雷的老婆大人终于无法忍受小雷的散漫人生,带着女儿离开了他。多年以后,他与女儿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咖啡馆不期而遇,女儿告诉他,自己也离婚了,带着一对龙凤胎。现在,这对龙凤胎已经八岁,只是老雷从未与他们相见。对于我的质疑,老雷撇了撇嘴,望着天空。大城的天空永远阳光灿烂,老雷的眼中却阴云片片。

 

在小雷成为中雷的时候,他有了第二任贤妻,又有了一个儿子。贤妻贤了几年,终于贤不下去了,这时的中雷其实挺踏实本份的有一份工作,但是这位贤妻过于爱慕钱财,中雷是无法满足她的。于是,离婚终是不可避免,儿子也带走了,还冠了继父的姓。老雷至今耿耿于怀,说他的Winters曾经是一个非常贵族的姓,而这位继父,不过是一个庄园暴发户。2007年,老雷终于有机会和儿子一起去葡萄牙旅行,说起那段时光,老雷的眼神儿比大城的晚霞还要灼热。

 

荷兰与中国一样,都是自行车大国,只是荷兰人对于自行车运动的热爱,中国人绝对无法企及。第二次离婚的那一年,伤心的中雷开始骑着他的自行车,满世界的游荡。

 

事实上,我第一次见到老雷的时候,印象相当恶劣。白天的莲花旅馆,旅客很少,我坐在栈桥上听着音乐,闭目养神。突然,被一阵奇怪的诅咒声扰了清静,老雷,在湖畔一侧,对着自己的自行车,用荷兰语喋喋不休的嘟囔着。听说我来自中国北京,第一反应居然是某件敏感事件。我真的恼了,于是揶揄他:你运气真差,车子坏了,今天没法玩了哈。

 

老雷不以为然:我从曼谷骑过来,单车有些小问题很正常。

 

我有些吃惊,老雷得意的笑了:这算什么,我先从吉隆坡骑到曼谷,又从曼谷骑到这里,然后骑到清迈,最后要骑到老挝。

 

更吃惊的还在后面,老雷告诉我,他已经连续二十多年,每年来一次泰国。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老雷在泰国南部的一个小城骑车旅行时,遇到了车祸,他不相信泰国的医疗,于是选择在旅馆静养,旅馆隔壁的一个女孩常来照顾他,两人日久生情。离过两次婚的老雷,于是每一年都来泰国南部,来看望她。

 

老雷旅行的方式是骑着单车漫无目的的游逛,他尤其喜欢在乡野间骑行。当我们一大堆人人手一本LP高谈阔论的时候,老雷总是迷惘得不知所措 —— 他从来不去景点,不去寺庙,不照相。所以,莲花旅馆的白天,常常只有松松散散的老雷与我二人,老雷听了我的遭遇,当面儿总是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不以为然,但是,当我转身时,却总是瞥见他关切的眼神。

 

我渐渐发现,老雷白天几乎不出去骑车了,他仿佛永远在我眼前晃着;

 

我那几天情绪不太稳定,有时常常开一些过重的玩笑,在旁人惊诧的眼神中,老雷总是假装很生气,做出一个手势,要把我扔进湖里喂鱼;

 

夜里,很多人都睡了,湖上的栈桥,静谧而忧伤,老雷将他的一段段往事娓娓道来。

 

终于,我决定要离开大城,去往素可泰。前一晚,老雷很严肃地问我钱够不够花,我怎么能够借他的钱--他的退休金原本微薄,在laundry洗一公斤衣服只要30泰铢,还不到一欧元,老雷却总是自己洗衣服。老雷说,第二天,他也要离开大城了,我突然意识到,在这样一个小城,他居然呆了这么多天!

 

最后,老雷说,通过与我的交流,他对中国有了重新的认识,他希望有朝一日,阳光明媚之时,来中国,来北京,让我不得安宁。我们用中国式的拉勾,相约下一次的重逢。

 

第二天,终要离别,老雷送我上了去往汽车站的TUKTUK,他抚着我的肩膀,想说些什么,却始终沉默。我试图微笑,可是,老雷的眼神儿忒深邃了,他望着我,直到TUKTUK开了很远很远。那一刻,我终于泪湿长襟......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在向我展示他的爱车,那个类似拂尘的东西,不是用来赶蚊子的,是用来保持车距的。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在展示他的百宝囊,各种修理单车的器具,其中最重要的是一个气门芯儿,老雷将它保存在 —— 一只袜子里面(上图右下方)。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这天,单车又出现问题了,老雷说被扎了一个小孔,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找不见那个孔,索性将内胎放在阳光下,观察了起来。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是个大烟棒与大酒鬼,他抽自己卷的烟,烟叶是从荷兰带过来的,他每天至少喝十瓶啤酒。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会六、七种语言,包括荷兰语、英语、德语、弗拉芒语、一点儿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以及泰国话,我的手机里存贮了各种语言的歌儿,老雷正在辩认。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最爱做的事儿,就是坐在阳光下,玩填数字游戏。遇到瓶颈的时候,他就嘟囔几句,将书推开,修理他的单车。单车修不好时,他又嘟囔几句,重新回到数字游戏。我于是取笑他,不能专注精神于一件事儿,他是六十五岁,还是六点五岁?!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最宝贝的数字游戏书,是他前两年与儿子去葡萄牙旅行时买的。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一天,我童心大起,趁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将他的书挪到了廊桥的桌子上,然后藏了起来观察他的举动。果然,这家伙急不可耐,惊惶失措,象丢失了百万美金。我终于不落忍了,闪出来哈哈大笑,老雷也欢欣地笑了。

 

【泰国】大城故事 之 老雷 - 风同学 - 风同学

 

老雷每天都写日记,他说,我们分别后,他要好好的写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