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超级倒霉蛋儿回来了  

2008-05-26 00:0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级倒霉蛋儿回来了 - 风同学 - 风同学

 

昨晚回的家,从南非到香港,再从罗湖转道深圳,从深圳飞回北京。

 

打开博客,看到各位博友的留言,特别是看到沙沙和花间刺的留言,深感惊心,因为她们俩说出了我心中不敢面对的隐痛,那就是,我咋混成一超级倒霉蛋儿?!

 

沙沙同学留言如下:“都怪你改行了,我们家乡的蛤蟆大搬家,四川的蛤蟆大搬家,他们没一个人想到地震?都怪你去法国了,他们对我们不好了.都怪你去西藏了,有人闹了.你去四川,震了!你离开了,大半个中国都晃了!”

 

花间刺同学留言如下:“法国、西藏、成都重庆,近来走过的地方先后发生纷乱,风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

 

什么感受?可能二位同学还不清楚,在我离开南非的前一天,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发生了排外暴动,造成42人丧生,很多人受伤,商场被洗劫一空,几万人无家可归。

 

我走到哪里,哪里就天翻地覆?我被自己的伟大与能量深感迷惘与委屈。

 

在南非,和任何一个老外说起我来自中国,他们都会先同情地说起中国的地震,然后再说到不久将举行的奥运会。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

 

酒店里没有中文频道,只好锁定国外电视媒体,他们亦对中国的地震表示同情与震惊,但报道的思路却一贯的偏离轨道。为此,还和南非的华人导游,吵了个不亦乐乎。

 

去往海豹岛的游船上,遇到一对来自华盛顿的老夫妇,他们说中国人是好的,只是政府不够得力。我只是微笑,懒得辩论了,来他们西方的媒体都说,在这次地震抢救中,中国政府的高效与集权是西方政府无法相比的。

 

终于到了香港,住在铜锣湾的酒店,可以收看到中央四套与新闻频道,那么多的信息,那么多的震撼与感动,如潮水一般袭来。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位母亲在临终前给孩子留下的短信:宝贝,如果你还活着,要知道,妈妈将永远爱你。那一刻,我终于嚎啕大哭。香港的午夜亦深沉,窗外下着雨,竟然有点夜凉如水。

 

说到地震,它本是镌刻在我生命中的字眼。我出生并成长于地震局的大院里,后来又学了四年的专业,后来又分配到山西省地震局。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偏僻的地震台站,那里一个山西偏远县城的高山上,我的工作是每天走八里的山路,去一个泉眼里取水,测量水中氡的含量。氡的含量有大的变化,是一种地震的前兆。记得那时是最寒冷的冬天,我每天行走于冰天雪地中,两个脸蛋也冻成了农村人特有的红苹果。更加可怕的是,这个山中,常有野狼出没!!

 

后来,我的第二份工作,是测量空气中磁的含量,它的含量有变化,也是一种地震的前兆。山西省从南到北,一共有三十个测点,而且这些测点,一定要是远离人烟的,没有工厂的地方,这样才能保证测量的数据不会受到干扰。我们开着一辆越野吉普,到果园,到河边,到山坡,甚至到坟地里,去测量,去记录,去分析。

 

我终于离开这份工作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这是一个太寂寞的工作,中国近三十年都没有大地震。而且地震工作的发展趋势,不是预报,而是预防。

 

我其实特别渴望能亲身体验一回地震,那一瞬间,也许我亦会恐惧,但更多的,也许是会想到更多的专业名词:震级、震中、震源深度,P波,S波......

 

在香港的金紫荆广场,天是阴沉的,国旗与区旗都停留在旗杆一半的位置。时空有些错乱,我的思路却如此清晰。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