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北海以北的海  

2008-04-17 03:28:00|  分类: 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海以北的海 - 风同学 - 风同学

 

阿鱼说道:阿溪,快看,树上有一只乌鸦!!

 

 

北海以北的海,叫做后海。

 

后海其实根本就不能算海,特别是对于来自广西北海的阿鱼和阿溪同学来说。他们两家抬眼就可以看到大海,步行只需几分钟。

 

后海其实可以算作海了,巨多的老外和N多的北京人,都聚集在这北京城区唯一有水气的地方,脸上涂抹着逍遥舒坦的满足感,自然也包括风同学本人。

 

北京这两天的天气算是很棒了,除了不解风情的杨絮。在这个城市干爽了十年,我只欢欣于和煦的春光。而这样干干的天气,对于来自每立方厘米空气中的负离子含量高达2500~5000个,比内陆城市高出50--100倍的二位同学来说,他们更喜欢在潮湿的天气中擦拭发霉的家俱。阿鱼同学流鼻血的概率以前是十年一次,来北京后是一天一次,上涨了3650倍。即使在北京最湿润的地方,二位同学依然不停地往嘴上脸上招呼润脣膏,润肤霜,据说还有人在超市急购了面膜数张,以安慰那颗受伤的小心灵。

 

我们坐在后海边上的一个酒吧,二楼的露天坐位,不甚干净的紫色沙发,舒坦指数倒还挺高。二位同学来京几日,不停暴走,我说出任何一个地方,他们都会说:经过,经过!其实来京之前,我就审阅过他们的死该就,路程之远,节目之丰富,体力之艰辛,着实将好吃懒做的风同学惊着了。我不忍打击他们的热情,只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北京,很大,很大很大!

 

阿鱼同学终于在昨天深刻体味了我这句话的真谛,他在早高峰时间,打车从马连道去火车站奔往天津,经历两个小时的塞车,花费了他有生以来最昂贵的车费,而火车还是无情的将他抛弃了。

 

终于,可以不再暴走啦!阿溪终于可以暂时摆脱随身携带的,足有二十斤的装了N多镜头的摄影包了。我严重确切该同学有自虐倾象,曾经想着装一把绅士,替她分担一下,但当我假装不经意地拎了一下之后,立刻明智的改变了决定。

 

成都回来唯一的后遗症,就是感冒触发了我曾经的鼻炎。在和煦的春光里,舒坦的小风中,我一不留神将二位同学的两包纸巾和一包湿纸巾全部报销。

 

他们很累很干,我头疼鼻子很湿润,但是,海阔天空一通神聊,全部化作于无形。

阿溪最擅长的是漫不经心地说出一些让人浮想连翩意境无穷的词儿:菠萝蜜、布依族、绿色的大海,白色的珊瑚,红色的凤凰花和木棉,黑色的老街骑楼,涠洲岛的星空和满月......而最让人悲愤的,是她突然话题一转,欣喜于在北京见到的新鲜事物:杨絮、海棠花、丁香花、喜鹊,以及乌鸦......


阿鱼同学属于典型的蔫赖型儿,他可以非常真诚的撒谎,道貌岸然的做恶作剧,并且用极其越南的北海话和阿溪窃窃私语,让我的小心灵一颤儿一颤儿的。

 

二位同学还擅长在吃饭和酒吧时,聊他们吃过的美味:两种老鼠肉、青蛙、蛇、蚕蛹、穿山甲、甚至北京最盛产的蟑螂小强,该同学都不放过。当他们聊到曾经吃过一种羊胃里反刍出来的绿色植物当底料的火锅时,我严重怀疑他们是否来自于荒蛮之地,并不由得对于自己“地理狂人”的雅号深感怀疑。

 

距离产生美,不聊不知道,广西真奇妙!!

 

北海以北的海 - 风同学 - 风同学

 

“东窗事发”之光天化日版。

 

 北海以北的海 - 风同学 - 风同学

 

带他们去吃老北京小吃,阿溪豪迈的要了一碗豆汁儿,她以为是豆浆的清香味儿呢,岂料完全是下水道的味道,在我不许浪费粮食的威逼之下,她捏着鼻子,英勇的喝了一小口。

 

北海以北的海 - 风同学 - 风同学

 

阿鱼同学就没那么含蓄了,整个儿一下地狱!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