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十年  

2008-04-14 01: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 - 风同学 - 风同学
 

京城无处不飞花,今天,柔和的春光里,那些杨絮轻舞飞扬,于别人,可能只是烦扰,于我,却有着非凡的意义。

 

昨日刚刚看过顾长卫与蒋雯丽合作的电影《立春》,很多情节竟与我的一些经历不谋而和,试着,来一个文字蒙太奇吧。

 

《立春》台词:每次听到别人要离开这个城市,我都要疯了一样。

 

那一年的我:混在一个不大不小的黄土高原上的城市,从省直机关停薪留职,不知道去向何方,只是遥望这坐四面都是山的城市时,想着山那一边的景色。住在离轨铁咫尺之遥的房子里,夜里,听到火车的嘶鸣,心里面空荡荡的。常有的梦境,是兴冲冲着踏上远去的列车,最后,车开了,我站在孤零零的月台上。

 

《立春》开头的第一句话:“立春一过,城市里还没什么春天的迹象,但风真的就不一样了。”

 

那一年的我:风,真的不一样了,有点暖和的劲儿。虽然对于未来,没有倒饬得特别明白,可是架不住年青,风华正冒(嗯,傻冒的冒),一张火车票,到了北京。

 

《立春》的影像中,无数次地出现火车,靛蓝色的夜影中的火车;一架高桥上曲线优美的火车;荒山中粗犷的雄浑的火车。寄托梦想的交通工具,不是飞机,不是汽车,只有火车。它的汽笛,它的铁轨,它的月台,那么冰凉,又那么温暖。

 

那一年的我:在去往北京的火车上,夜里的高原沉默而深远,凝望着那些黑黢黢的山峦,我的不安与兴奋渐渐消失,慢慢平静下来。只是无巧不成书,或许也是命中的定数,同一架火车上,竟然与我在机关的顶头处长与局长不期而遇,停薪留职一年,已经好久不见。我们有些尴尬的打着招呼,毕竟我还没有正式辞职。而再次见面,已是多年以后。

 

《立春》某一情节:蒋雯丽坐在音乐厅门前的台阶儿上,她只是一个包头小城的音乐教师,却幻想着能够进入中央歌剧院。一墙之隔,墙内是流光溢彩,歌舞升平,墙外是漆黑的,绝望的,死沉沉的夜。


那一年的我:没那么拧巴,绝没有,没有清晰的目标,就是想着出来。来北京的第一天,坐在一个台阶上,买了一本《精品购物指南》,找房子,找招聘信息,陌生的城市,喧闹的西三环,车流如织的航天桥。春光尚好,惆怅无限。坐了一个上午,后来打了一辆黄色的面的,向着更偏僻的玉泉路驶去,车窗是开着的,满天的杨絮飞舞着,飘进了车里面,有些精灵的意味。

 

北京的第一天,许多细节,早已忘掉,只有那漫天的杨絮,在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立春》的最后,蒋雯丽终于梦想破灭,感情也一无所获,自杀未遂。拧巴的人未能如愿,结局往往很惨烈。而这部电影,拍出了新意与从容,她最后放弃了音乐的梦想,甚至放弃了音乐老师的工作,成为了一个卖肉的贩子,与一群山羊关在卡车上,收养了一个兔唇的孩子,给她做了手术,带小女孩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她和女儿唱起了儿歌。脸上的表情,过尽千山,从容,满足,而且幸福,她的命运,一个优雅的转身。

 

今天的我:成功与否,重要吗?梦想的实现,未必会幸福,梦想的破灭,也许会更恬淡的生活。

 

谁都不容易,抓牢自己想要的,比实现梦想更加重要。

 

今天,在明媚的春光里,在漫天飞舞的杨絮中,站在东三环的车流中,我看见,那一年的自己,坐在不远的台阶上,抬起头,朝我微笑着。

 

北京的春天,有时候早一些,有时候晚一些,而这一天,4月14日,永远有漫天飞舞的杨絮,在飘啊飘。

 

那一年,是1998年。4月14日,我来北京的第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