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给我一张铿铿的吉他  

2007-09-29 17:41:00|  分类: 休闲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我一张铿铿的吉他 - 风同学 - 风同学

 

 

给我一张铿铿的吉他

一肩风里飘飘的长发
给我一个回不去的家
 一个远远的记忆叫从前

 

       —— 余光中《民歌手》

 


并不遥远的三十年前,台湾金韵奖创办。

 

有些遥远的今天下午两点,北京,鼓楼,MAO Live house,遥远的乡愁——‘台湾现代民歌之父’杨弦北京首唱会。

 

1977年,台湾在校学生参加了首届“金韵奖”青年歌谣大赛,那时的口号是:“我们的心声,我们的创作,由我们自已唱出。” 与现代许多年轻人的哈日哈韩不同,民谣绝非时尚的代名词,更不是追寻初恋时光或更年期怀旧的不二法门,一切只需自然,只要有一把吉他,或者只是因为想唱歌。70年代自由歌唱的台湾民歌很快飘洋过海,与生于60年代、长于70年代、成于80年代的所有人相遇。刘文正、蔡琴、齐豫、叶佳修、王梦麟、李建复逐渐成为了新的偶像,《乡间的小路》、《阿美阿美》、《忘了我是谁》、《外婆的澎湖湾》、《橄榄树》曾经让一代人为之痴狂过。对很多台湾人而言,台湾民谣已经不仅仅是他们成长过来的歌了,从一定意义上,还是那一代台湾人的灵魂。

 

从小酷爱音乐的风同学,更是在这样的歌声中长大,因此,这一个下午,听杨弦的演唱会,自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杨弦的歌,有一种淡淡的古早味,自弹自唱包括《岁月》、《两相惜》以及《民歌手》、《回旋曲》、《渡口》等十余首余光中、杨牧、席慕蓉、张晓风以及杨弦本人的现代诗作品。这几位台湾的诗人或散文家,都在我的成长岁月中,在昏黄的灯光下,在有风有雨的夜晚,给我感动、惆怅与向往。

 

现场,杨弦还讲了关于席慕蓉的一首诗的故事,那首《一棵开花的树》,熟悉席慕蓉的人都知道: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这首诗,其实是先有杨弦的曲,席慕蓉听过曲,深有感慨,写下了如是诗句。

 

给我一张铿铿的吉他 - 风同学 - 风同学

 

今天的嘉宾是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小娟的声音就像山谷里的清泉,在阳光下缓缓地流淌着,汇聚一起却可以成为澎湃的江河。前不久在西藏旅行,在平措康桑吧里,惊喜的听到她的声音,就好象遇见老朋友,一旁的几个老外亦非常陶醉,问我她的歌是否非常流行。我只能说,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就好象山谷里的一朵幽兰,芬芳而寂寞。

 

特别值得一提的,特别有趣的,是歌曲的伴奏乐器,有质朴的鼓,有时光流逝的口琴,有一只竹筒一样的怪物件,里面有一些沙子,轻轻操动,就可以发出山谷里流水一样的声音。

 

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一段怀旧却不伤感的时光。

 

 

 

小娟《我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