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2007-07-21 23:58:00|  分类: 风同学,法国,普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漫山的紫色中,突然出现一个橘色的身影,不由得我为之一动。

 

况且,这普罗旺斯,吕贝隆山区的骄阳下,空无一人。

 

况且,这橘色的身影,是如此迷人。

 

况且,她还向我挥手,并向我走来。

 

更况且,她居然,还会说英文!!!

 

我幸福得都要晕过去了,不知是被熏衣草熏的,还是被大太阳烤的。

 

Richard正在睡觉,我正在犹豫是否叫醒他,毕竟,万里迢迢来到这里,留个影儿还是非常必要的。

 

玛努,就象仙女下凡,听见了我的心声,翩翩而来。

 

这一路,傲慢的不屑于讲英文的法国人,真是让我吃尽了苦头。法国人不屑于讲英文的原因有很多,如自认为法语是最美丽最优雅的语言;如法国人认为英语在欧洲只有英国人讲,而不象法语或德语,有多国讲,这才是国际语言;如大国的沙文主义;如英法百年战争......

 

无论如何,造成的结果是,我去过欧洲任何一个国家,意大利西班牙瑞士荷兰,甚至葡萄牙,卢森堡...都从来没有象在法国这样狼狈不堪。

 

法国人巨骄傲地不讲英文,整得我天天跟人讲话心虚得要命,因为很可能,一听你讲英文,置之不理,宁可不做生意也是常事。

 

一次赶赴蓬特松小镇的火车,去往米歇尔教堂,我,一对澳洲老夫妻,一个美国的三口之家,两个苏格兰人,我们整个儿一落难集中营,所有的人都在说一句话:Excuse me , can you speak English?而这个小镇居住的,是比性格叛逆古怪的法国人,还要叛逆古怪一百倍的凯尔特人,并且没有法国大城市居民起码的素质,我们就在黄昏的,飘着小雨的,冷飕飕的小镇,徘徊了近一个多小时,才赶到居住的旅馆。

 

我沉默着,美国大舌头沉默着,澳洲土英文沉默着,苏格兰拗口的高地英文沉默着 —— 法国人就这样,不待见不说法语的人,特别不待见说英文的人,怎么着?你可以选择不来啊。

 

可是,你看吧,我在法国全境旅行,见到最多的,就是灰溜溜的美国人,他们那趾高气扬的大舌头,好象也没那么长了,那么卷了。美国人一向牛皮烘烘地,到了法国,一个个跟落汤鸡似的,惨兮兮的,高卢鸡们高昂的头颅,真是可敬又可气。


所以,看到美丽的,活泼的,橘色的法国姑娘,在普罗旺斯的艳阳下,朝我走来,并主动向我示意,我怎能不欢心雀跃。

 

—— 这片熏衣草很美吧!

 

—— 不是最美的。

 

橘色的身影有些意外 —— 没见过这么不给面子的老外。

 

—— 我是说,最美的是眼前的这个姑娘。

 

赞美老外千万别吝啬,这不,这个最美的姑娘心满意足的,给我拍了这么多照片,并且带我去她家的小店,甚至她家的可爱得不行的石头房子。


我真没觉得她是托儿,为了卖两瓶精油,费这么大劲儿,前面我已经讲过了,法国佬可不会这样。

 

好吧,就算我走运。

 

玛努家的石头房子,充满普罗旺斯山居风情,不规则的石头砌成,蓝色的门窗,旁边是耙子,锄头等农具随意挂在墙上,小小的蔷薇纯朴地攀援而上。院子里,笨笨的粗了吧叽的大餐桌,与门窗同色的铁艺扶手椅,在透过阳光的绿树下,光影斑驳,一只慵懒的大狗,沉默在眯着眼睛,享受着阳光。

 

随意而精致,纯朴而典雅,一种乡野的闲适的感觉从骨子里弥漫出来,难怪彼得梅尔,难怪我的司机Richard,难怪那么多人,对普罗旺斯如此眷恋,如此难舍难分。

 

特别是过几天,我去了德国的小镇,那些黑屋顶白墙的小镇同样美丽,可是太过整齐划一,房子跟一个民族的性格是一样的,那些房子,就象德国人一样严谨。

 

房子里面,同样拉风,同样让人骨头酥软,同样闲散得充满生活情趣,笨拙而创意十足的家居,土土地让人捧腹的瓶瓶罐罐,最要命的,站在窗前,漫山的熏衣草皆入眼帘!

 

而我,却放弃了拍照,一是不礼貌,二是我已经学会,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要摄入镜头。

 

有些东西,放在心里,便已足够。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玛努总是笑着,法国人都这样该有多好。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的花形非常美,在田里,一根根舒展地伸开,象一条条田垄。而晾干的熏衣草,整齐地扎起来,既有爷们儿的干净利落,又在姑娘的芬芳与娇羞。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唱。
来到了普罗旺斯,真是好地方,好地方!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当我和玛努合影时,她的老奶奶出场了,老太太用法语足足叨叨了五分钟,不时对着我的相机流露出惊喜的目光,作品如上,必须承认,我俩的笑容有点僵硬,因为老太太愣是不舍得按快门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熏衣草田邂逅普罗旺斯美女 - 风同学 - 风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