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作一个时间的盗贼  

2007-06-18 20: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一个时间的盗贼 - 风同学 - 风同学

 

 

1888年2月21日,梵高在普罗旺斯的阿尔勒(Arles)火车站下了车,明媚无比的南法阳光,和阳光下缤纷的色彩,让梵高醉心不已,那幅向日葵的黄色光泽温暖了诱惑了多少人的心坎。

 

另一座小城艾克斯(Aix-en-Provence),印象画派的代表人物塞尚终其一生描绘的城市,Le Cours Mirabeau大街,世界上最美的一条大街。

 

一百多年以后,一个叫彼得梅尔的英国老头,厌倦了西装革履和伦敦惨兮兮的天气,在普罗旺斯的小山村MENERBES住了下来。他随便写了点诸如邻居吵架,盖房子的人偷懒,以及身价堪比伦敦高级主管的猪......结果是每天早晨他还没起床,日本游客就象排队买LV的包包一样,在他家院子外排上队了。彼得梅尔吓坏了,屁颠屁颠地搬到了另一个小村子LOURMARIN。

 

几年后的2007年6月,一个来自中国的风同学,亦将虔诚地捧着这本南法圣经《普罗旺斯的一年》,恭迎在彼得梅尔新家的院子外,让老头知道:做人难,做名人更难,做普罗旺斯的名人,难上加难!

 

哈哈,说笑而已,我写一本《普罗旺斯的两年》,让别人来找我作一个时间的盗贼 - 风同学 - 风同学

 

题图的照片,是梵高的自画像,内容是画家去工作的路上。

 

毫不矫情地,越看越像我,戴个棒球帽,背着行囊,一个人,吭哧吭哧地走在南法炎热的大太阳下。

 

不同的是,梵高是用笔,而我,将用镜头和文字来描述这片充满色彩的大地。

 

这次去不少地儿,而且完全自助,做功课做得头昏脑胀,干脆束之高阁,就象一月份去越南旅行时,遇到的那个法国老头儿戴眼镜的肖恩.康纳利。我也牛叉地学他一把,别人问我有何计划,我亦迷惘而无辜地告诉他:I don't know。

 

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送给自己最大的礼物, 就是作一个时间的盗贼。

 

也许在某个熏衣草田撒点儿野,也许在某个小酒馆喝他个晕晕乎乎,也许在某个黄昏的山头坐看星星铺满天。

 

这将是我临行前的最后一篇了,很贪婪地希望你们给我的生日祝福啊,生日那天,要是我在普罗旺斯受了冷落,红脸蛋的南法农民没心思搭理我这个只会说英文的中国人;要是我没啥生日大餐,就是点可怕的黑面包白奶酪啥的,就指望你们温暖的留言,给我点安慰啦。

 

至于我的生日,很拽的,和梁朝伟,皇马的劳尔同一天!

 

好啦,走啦!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