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将怀旧进行到底(三)  

2006-11-27 01: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怀旧进行到底(三) - 风同学 - 风同学

 

那天黄昏,开始飘起了白雪
忧伤开满山冈,等青春散场
午夜的电影,写满古老的恋情
在黑暗中为年轻歌唱

 

         —— 老狼《恋恋风尘》


宿舍楼前有一个大操场,夏夜,蝉鸣与发光的虫子,让这里愈显空旷和静谧。那时的城市,常常可以看见柔和的晚星,我喜欢倒吊在单杠上,黑色的天幕如此高远,象未来不可揣摩的人生,象遥远不可及的岁月。

 

八六年,一颗叫做哈雷的彗星,七十六年以后,再次造访地球。有一天晚上,终于看见它携着长长的尾巴,从黑色的天空掠过,我将它视为最大的流星,默默地在心中许愿,只是衣服忘了打结,那个小小的愿望,永远不会实现。那一刻,想着下次见它的日子,人生漫长吗?我在问自己。

 

世界于我,好象一夜之间不再懵懂,而且过分清晰。就好象第一次戴上眼镜,终于看清了那个朦胧的女孩,却发现她不仅相貌平平,而且脸上雀斑点点。


更多的印象是冬天和灰色,宿舍楼下的干树枝和脏兮兮的大白菜;破败的锅炉房冒出的水蒸汽;食堂永远不变的土豆萝卜;早操时哈出的气和不肯伸出的手;女生们胖胖的穿了厚棉裤的腿......记得寒假的前一天下了大雪,热闹散场,我因有事而留了下来。冬季校园美丽而宁静,仿佛喧嚣已是久远的事,我就呆呆地伫立在雪中,看雪花一片片从灰色的苍穹慢慢飘下。

 

其实,少年也识愁滋味。

 

有一天,我们正上课,楼下的化学试验室突然传来爆炸声。好象是通过燃烧某种物质制水,在添加催化剂时,竟错将磷加进了试管进行燃烧!其中一个受伤的女生,是教工子弟,妈妈就是本校的化学老师,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开玩笑的。

 

偏偏这个女生,还需要天天拉小提琴;偏偏这个女生,我刚刚认识她不久。她名字的含义,是草木茂盛。

 

学琴的孩子没有童年。从四五岁开始,到高考结束,每一天,包括春节和生病,都要拉琴,雷打不动。那些艺术大师,我不知道是因为是有艺术的天赋,还是那些孤独的日子造就的一颗敏感纤细的心。热闹与玩耍,与他们咫尺却天涯。

 

更要命的是,几颗玻璃碎片无法取出,只有留在手指中。纤细的手指隐隐地凸起,玻璃的蓝色纤毫毕现,残酷的蓝色,忧郁的蓝色。她却莞尔一笑,转而沉静,绝决地拉起了《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那一年的夏天,死神与我擦肩而过。一天我们十几个男生翘课,去一个钢厂的晾水池学游泳。那个池子是阶梯形的,我应该老实呆在一米多的那片区域,旁边则是三米的危险区域。泡了一个下午,意兴阑珊,大家都撤退了,我第一次来,还饶有兴致地扑腾着,一口气憋完,却发现脚底下是空的!原来,我已偏离航线,掉进了三米的区域。一片灰黑色,水下映射着黯淡的天光,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安静得有小小的水流的声音,水残忍地向我嘴里汹涌地灌输着,这就是死亡的气息吧。我当时居然心静如水,我只是遗憾,还想到了父母,充满了愧疚,那一瞬间,其实非常短暂,而于我,却如此漫长。

 

突然被人拉了一把!原来,一个同学的泳裤拉在岸边,回来取的时候,发现水面上很多泡泡。其实,这位同学,也不会游泳。那天回家的路上,我无限感激地神圣地向他隆重致谢 —— 一支五分钱的冰棍。

 

八七年,年轻的郭峰创作了永远的经典《让世界充满爱》。我还将歌词作为了黑板报。有一天放学后,几个人伴着吉它,反复吟唱。依然记得那天的黄昏,夕阳无限好,透过窗旁的大树,丝丝缕缕地将一切镀成金色。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真诚而神圣,令我不忍目睹。

 

不久,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迅速而彻底地征服了那些年轻而判逆的心。齐秦和齐豫,前者的不羁狂放和后者的漂泊唯美,都让我陶醉其中。多年后,在北京首体的舞台上,看着他们俩沧桑的容颜,和依然年轻激荡的心,一幕幕往事昨日重现。演唱会结束,灯光大亮,惊觉脸上冰冰凉凉......

 

更野蛮的随之而来,张艺谋的《红高梁》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那种原始的粗犷着实是一股新鲜的风,于是,校园里,时时充斥着那些调子: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莫回头...

 

那时,琼瑶阿姨以其梦幻而华丽的排比句,迅速征服了年轻的女生,她们感叹,垂泪,神伤,将那些句子抄在贴有林青霞和胡慧中的塑料皮本上,并一个个取下了类似婉萍,依云一类的笔名。她们表演着忧伤和愁绪,自己都觉得做作,又何尝感动得了别人。

 

我第一次接触了来自海峡对岸的作家,他们清新的笔风深深地感动着我。余光中、席慕容、张晓风、亦舒...《记忆象铁轨一样长》、《无怨的青春》、《七里香》、《我喜欢》...外面的世界象一幅轻轻张开的画卷,慢慢展现给我,一个内陆城市的孩子。凤凰花、水笔仔、满天星、淡水河、忠孝东路,这些充满南方和热带的字眼,充满着诱惑力,或许,那时,一颗浪迹天涯的种子,已经悄悄埋下。

那首席慕容的《野风》,曾在告别这座校园时朗读给同学:

 

就这样地俯首道别吧
世间哪有什麽真能回头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约著
一起枯黄萎去
我们也来相约吧
相约著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
总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 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叶般的记忆

 

 

 

 

 

 


 

?/P>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