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同学

风就是我的方向

 
 
 

日志

 
 

—— 女巫 ——  

2006-11-14 17: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女巫 —— - 风同学 - 风同学

 
这个城市的上空,与寻常巷陌,有女巫的身影在飘动,她们神秘而惊悚,她们忧伤而甜蜜,她们穿着黑衣,看着你嫣然一笑,在你愣神儿的刹那,没了身影。
 
空荡荡的天地间,只留下你,迷茫而惆怅。
 
是Rebecca,让我相信,这个明晃晃的世间,真的有女巫的存在。
 
相识了那么久,她的面貌依然模糊,她的印象支离破碎,此刻,在我费尽思量想念她的时候,她一定在某一个地方看着我,吃吃地冷笑着。
 
那时,我在销售部工作一月有余,才确认这里真的有一个叫Rebecca的女孩。
 
是,她的确是姿色最平常的一个,眩目的阳光遮盖了星星。
 
世界却是公平的,平凡的女孩自有招数,在对华丽审美疲劳之后,Rebecca的沉默反倒突兀出来。她一袭黑裙,坐有那里,仿佛看着你,又仿佛看着远方。喧哗,嬉笑,再热的气场,到了她那里,永远是零度。
 
她的脸很小,眼睛却不成比例的极大,那里面永远飘着淡淡的雾气,几颗痣散漫着飘浮在脸面,微卷的长发仿佛总是被风吹着,不安份地在空气中飘着。
 
并且,永远一袭黑衣。
 
那时的工作是残酷的PK制度,没有业绩,走人没商量。眼看deadline到来,我惶惶不可终日。有一天下午,Rebecca飘过来说道:“没事儿,这两天有戏!”我的疑惑还没表达完全,她已消失了。
 
可怕的是,第二天,她的话居然灵验了,N个偶然累积在一起,我不可思议地做成了第一单。Rebecca依然沉默,仿佛那句话,根本就不是她说的。
 
时间长了,我才知道,这儿的销冠,不是那些光彩照人口才出众英文滑溜的姑娘,居然是Rebecca!
 
傲慢的法国人、狡猾的阿拉伯人、难缠抠门的土海归... 到了Rebecca那儿,一切云淡风清,水到渠成。
 
我被吓出一身冷汗。
 
Rebecca的父母是新华社记者,驻外在哥斯达黎加,妹妹在日本留学,国内只有她一个人。夜晚或春节值班,她常常当仁不让。有时候,偌大的销售大厅,只有我们两个人,那时,我总喜欢放一些摇滚或热烈的曲子,否则,再热的天儿,也冷得呆不下去。
 
况且,Rebecca还总喜欢讲一些鬼故事,并且认真地告诉我们,这些故事,有的是她的亲身经历。常常是她不动声色地叙述完毕,惊起四周怪叫声一片。
 
她还有一个本事是,没见过几次面,就可以八九不离十地说出一个人的星座和血型。
 
据说,Rebecca还会占卜未知,精通星相,所有的人在波澜起伏摇摆不定后,痛定思痛,不给她这个机会!
 
有一段儿时间,我不太敢看她的眼睛。
 
那时候我们疯狂打拖拉机,她最擅长的是在最后拿一对副牌的对儿双抠,那帮胡喝乱叫的姑娘们一刹那间面面相觑,知道什么叫厉害了!
 
印象中只有一次,我领略了Rebecca的不安。那天她进了销售大厅,坐下来沉默很久,眼神里透着一些兴奋和惊恐。原来,还没通过路考,她急着过车瘾,从西四环开到了东四环,正说没事呢,她男友从门外气急败坏地闯了进来...
 
我们俩喜欢的作家惊人地相似:余华、池莉、王小波、陈染、苏童、杜拉斯... 只有此刻,我才确信眼前的这个女孩是在人间,在地面的。她总是在我叽哩咕噜一大堆之后,淡淡地飘出几个字,然后让我在午夜梦醒的时候,砸摸出点味道来。
 
我办离职手续的那天,四周一片莺歌燕舞,来日方长,只有Rebecca坐在那里,不远不近地,朝着我微笑。那些祝福我早已忘掉,只是那张淡淡的笑颜,却总是挥之不去。
 
几年以后,夏夜,国贸桥,我打着车。红灯时,不经意发现旁边开车的居然是Rebecca,没来得及打招呼,车流已经开动了,我不确认,那一刻,她是否看到了我,是否对我,轻轻地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